欢迎访问雷速体育比分!

两届奥运间的日本科技产业史:从“科技曙光”

发布时间:2021-07-30 分类:行业新闻

  5年前,日本人在里约奥运会闭幕式上一段精彩的“东京8分钟”高科技表演秀惊艳了世界,也被认为预示着2020东京奥运会将是一场科技的盛宴。

  虽然大量的机器人以及人脸识别、AR、VR、3D全息投影等全新技术出现在了2020东京奥运会上,但在外媒看来,与昔日的辉煌相比,近日之日本科技多少有些“日薄西山”之感。

  日本上次举办奥运会可以追溯到1964年,彼时,一辆辆时速210公里的子弹头列车在新干线上飞驰,昭示着日本科技时代的曙光。

  在那之后的十余年里,诸如索尼的录像机、东芝的闪存,还有TAITO推出的《太空侵略者》游戏,目不暇接的新产品使日本成为全球技术优势的代名词。

  如今,当东京再次举办奥运会时,日本陷入了技术低迷期。它在电视、录音设备和计算机等领域独领风骚的时代已经远去。虽然日本可以凭借Walkman居功,苹果公司却开发出了iPhone。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竞争对手韩国及该国的三星电子公司,已经在智能手机和存储芯片方面将日本甩在了身后。

  这不仅是对日本民族自豪感的打击,也是企业的困境和国家经济上的负担。美国和中国正在制定技术和数据标准,日本面临着被进一步抛在后面的风险。而就在此时,第四轮疫情又迫使日本不得不“空场”办奥运,希冀的收入也付诸东流——这些收入本来可以帮助日本从疫情中复苏。

  近日,瑞士国际管理发展学院(IMD)发布了《2020年世界数字竞争力排名》,对各国在政府、企业和社会中利用数字技术的能力进行了排名。结果表明,日本落后于其他国家,从2019年的第23位跌至第27位。在亚太地区,它的排名低于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等国家。相比之下,与日本经济相近的国家则大幅提升:韩国从2018年的第14位升至第8位,而中国则从第30位升至第16位。

  IC Insights的数据显示,1990年,日本占有全球芯片产业50%的市场,而现在它的市场份额仅剩6%。柏林智库的研究人员在报告中写道:“市场份额的下降似乎与研发能力的下降密切相关。”

  考虑到日本人口的老龄化,数字竞争力对日本来说尤为重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至2050年间,日本劳动力将减少约2400万人。为了弥补不足,日本需要更好地利用创新技术,进一步鼓励数字化,以保持当前的生产率水平。

  虽然“日薄西山”,日本科技仍然不可小觑。日本在机器人和超级计算等领域仍然拥有一流技术,近日,“趣味工程”网站上的一篇报道称,日本工程师刚刚打破了世界最快网速的纪录。在6月公布的白宫供应链评估文件中,日本被提及85次,领先于韩国,而且被提及的次数与欧洲相同。而且,日本的半导体材料公司在芯片制造材料某一个领域或者某个环节上占据了较大的份额,例如信越化学和SUMCO的晶圆,JSR和东京应化的光刻胶。

  全球风险洞察网指出,首先,日本不发达的创业生态系统阻碍了科技创新。科技创业公司有潜力支持创新,激励新技术的发展。在创新方面,初创公司通常比大公司更有优势,这表现在企业灵活性、活泼的商业文化和更加紧密的团队沟通。日本只有3家“独角兽”公司(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私人控股初创公司),而美国和中国分别有大约242家和119家,包括SpaceX和字节跳动等老牌初创公司,而韩国也拥有10多家独角兽初创企业。

  这些数据表明,在创造有利的创业生态系统方面,日本还没有发挥其潜力。其中一个原因是日本投资者不愿意对年轻的初创企业进行大规模投资。2019年,成立1-3年的初创公司平均获得了9.1万美元的融资,而5-7年的初创公司平均获得了250多万美元。年轻的初创公司在创业初期难以获得资金支持,这无疑是对构建初创生态系统的障碍。这种投资缺乏可能是日本投资者高度规避风险的结果;而那些老牌初创公司,由于过往记录更清晰,可能看起来是更安全的投资。

  其次,日本大企业对于研发的态度也是不容忽视的阻碍因素。日本的研发被描述为以一种孤立的“内部”方式进行。与美国的谷歌和亚马逊等乐于与初创公司合作或收购的科技巨头相比,日本企业的这种方式降低了他们应对新兴行业和技术的能力。日本银行2018年的一份白皮书证实了这一点,该白皮书指出,日本的研发更注重增量改进,而不是创造新产品。

  第三,日本人推崇的“工匠精神”也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技术革新。近日,独立顾问汤之上隆在向日本众议院科学技术委员会提交的报告中写道,日本过去曾为大型计算机制造内存,客户对这些计算机要求极高的质量和质保25年。但随着个人电脑的崛起,日本芯片行业未能及时做出回应,导致三星成本较低、质保期只有三年的个人电脑内存大行其道。彭博社认为,在这个日益“一次性”的数字时代,日本面临着“高质量病”。

  第四,政府的举措也让芯片行业的困难进一步加剧。政府倾向于创立国内龙头企业,而不是与外国合作。1999年,日本政府鼓励日立与NEC合并存储业务,新公司取名尔必达——这个名字在希腊语中是“希望”的意思。2012年,尔必达以55亿美元的负债申请破产;同年,被美国美光科技公司收购。

  与美国的贸易摩擦加速了日本科技的衰落。1981年里根总统上台后,美国开始向日本施压,要求日本向美国企业开放市场,减少两国之间的贸易不平衡。

  虽然日本同意采取措施,包括限制向美国出口汽车的数量,但出于对日本贸易实力的恐慌,美国两党议员都要求采取行动。

  在批准一项呼吁对日本实施贸易报复的法案时,时任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的共和党人罗伯特•帕克伍德(Robert Packwood)承诺,将对日本“以牙还牙”。在1985年的一次听证会上,参议员马克斯·鲍卡斯(Max Baucus)说:“里根总统预言,‘未来是商业为王,雄鹰翱翔,美国将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贸易国家’。好吧,商业可能为王,雄鹰可能在翱翔。但飞的不是美国鹰。美国的贸易表现从未如此糟糕过。”

  对于美国的步步紧逼,日本做出了重大让步。20世纪70年代以后,日本对外贸易政策从“刺激”出口、“限制”进口转向“振兴出口、自由进口”。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日本开始实施适度扩大出口、鼓励进口的政策,降低关税和进口限制类别。此外,日本还向美国开放了彩电、汽车等主要市场,与美国签订了牛肉、桔子贸易自由化协定,并放宽了流通限制。

  即便如此,日本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也没有大幅缩减。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再次加大力度,迫使日本增加进口美国商品。日本做出了更多的让步,最具代表性的是日本在高科技产业上的反应。

  1985年,在对日本半导体和电子产品进行301调查后,美国以倾销指控为基础,对日本电脑、电视和其他高科技产品征收100%的关税。第二年,两国与日本签署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半导体产业协议,日本不仅决定不向美国倾销半导体,还决定给在日本销售的美国半导体产品保留20%的市场份额。

  同样是在1985年,五个国家——美国、西德、法国、英国和日本——签署了“广场协议”,使美元对日元(和德国马克)贬值。

  这对美国来说是一个福音,利好出口,美国与许多国家的贸易赤字都降低了,但日本的情况很快变得糟糕起来。随着日元升值,日本产品变得越来越贵,各国纷纷疏远了这个曾经的出口大国。日本央行压低日元汇率的努力引发了股价泡沫,泡沫的破裂导致日本陷入衰退和“失去的十年”。

  “日本的出口和GDP增长在1986年上半年基本上停止了。”经济学家约书亚·费尔曼(Joshua Felman)和丹尼尔·利(Daniel Leigh)在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撰写的一份报告中写道。他们得出的结论是,虽然“广场协议”本身并没有直接导致日本经济下滑,但它确实引发了一系列事件——再加上日本方面做出的错误决定——导致了经济崩溃。

  尽管日本的商业和科技环境不尽如意,但由于政府采取的措施和资本的增加,过去几年出现了改善的迹象。

  日本首相菅义伟正着力于振兴产业,计划将芯片行业提升为与确保粮食或能源安全同等重要的国家项目。但业内高管和政府官员表示,解决方案还需要其他东西:对日本数十年来的经营方式进行根本上的改变。

  日本经济生产省IT产业部门主管西川和美表示,这意味着简化手续,招聘国外的芯片制造人才,并完全抛弃“日本中心主义的顽固坚持”。他说:“以前,这种日本制造自给自足的方式没有奏效,而这次我们不想重蹈覆辙。”

  日本可能已经在这方面上迈出了一大步。近日,台积电CEO魏哲家表示,台积电准备在日本建立一座芯片制造工厂,目前正在进行尽职调查。这也证实了外界长期以来的猜测。

  作为仅次于美国和中国的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正计划在芯片上投资数千亿日元,但与其他国家的海量投资相比,这只是沧海一粟。美国计划投入至少520亿美元(约合5.7万亿日元)用于支持国内半导体生产。在韩国,三星和SK海力士等公司承诺在未来10年投入4500亿美元,而台积电则承诺在未来3年投入1000亿美元。

  资本的介入也在齐头并进。日本初创企业信息平台INITIAL的一份报告显示,风险投资占初创企业总投资的比例逐年上升,在2019年,占4462亿日元(40亿美元)总投资的46.4%。此外,日本投资基金的设立也越来越多; INITIAL报告指出,2019年新成立了95个投资基金,高于2018年的81个新基金。然而,新基金并不能保证年轻的创业公司获得资金。毕竟,就连日本软银(SoftBank)专注于科技的愿景基金(Vision Fund)在日本的投资也很少。无论如何,基金数量的增加是日本初创生态系统焕发活力的积极信号。

  增加获得资本的机会和促进初创公司与老牌公司之间的合作并不仅仅发生在私营部门。政府希望通过一项新的税收制度来鼓励企业,对日本国内未上市的初创企业投资超过1亿日元将获得25%的税收减免。企业投资创业公司的行为可能会激发合作,这可能会提高大型企业的创新能力,因为他们与创业公司之间可能共享信息和交流员工。

  近期内,由于新冠肺炎疫情,老牌企业可能会对与初创企业的合作和投资持谨慎态度。最近的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风险投资大幅下降,这种预测很有可能是事实。

  但是从长期来看,上述资本的可用性和对初创企业更高水平的投资趋势可能会继续下去。当然,这里仍有可以改进的地方。比如日本大公司对与初创公司合作、并购的态度的重新定位。这种变化可能会帮助日本大公司更快地创新,提高技术竞争力,利用初创公司的技术、积极性和灵活性。

  全球风险洞察网指出,日本政府有可能进一步加大举措转变公司对初创企业和数字化的态度,诸如上面提到的税收政策的变化,还有鼓励国内外企业合作。如果政府与私营企业和风险投资基金合作,增加对年轻创业公司的支持,日本的创业生态系统和技术创新前景很有可能在未来十年蓬勃发展。

  日本前经济财政政策大臣甘利明表示:如今,与技术相关的国家安全问题意味着日本政府面临着“百年不遇的变局”。这意味着日本要接受挑战,不进则退。

关于我们

市场前景

联系我们

雷速体育比分科技公司
电话:4006-825-830
Q Q:3555139222
邮箱:admin@modafiiniL.com

Copyright © 2002-2021 雷速体育比分科技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